伪装油彩不是“化妆品”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4-15 15:35   14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某旅组织一次对抗演练,“红方”派出的一支侦察分队因脸部伪装与实地环境色彩偏差过大,被“蓝方”察觉后,遭受重击,全部“阵亡”。演练讲评时,“把伪装油彩当‘化妆品’用”,赫然在问题之列。

现实中,伪装油彩盲目涂抹的情况并不少见。比如,在丛林地域使用土黄色,而在戈壁滩却使用墨绿色;只在脸上画几道,油彩覆盖不充分;油彩浓度不适宜,冒点汗就冲干净了。这些情况,有的源于官兵对伪装术一知半解、不得要领,还有的则是少数官兵为了扮帅耍酷,随意涂鸦。结果是,他们自以为“面目全非”,实际上却“欲盖弥彰”。

伪装是生存之道。自然界有许多“伪装者”,它们正是凭借这个本领麻痹猎物、躲避天敌,持续地繁衍生息。不难想象,一旦伪装的本领丢掉了,它们势必面临灭绝的危机。“保存自己,消灭敌人”,是战争的永恒法则。伪装不科学、不专业,自己暴露在敌人的枪口下而不自知,这不是把敌人想象得太傻,自欺欺人吗?从这个角度讲,我们不妨学学自然界的“伪装者”,时刻保持战场的危机感。

电视剧《士兵突击》里有这样一个细节:钢七连在构筑伪装工事时,许三多偷偷在兜里揣了一个煮鸡蛋,被“敌”红外侦察仪捕获,导致全连演习失利。战争史上,“许三多的煮鸡蛋”并不少见。血的教训启示我们,伪装容不得半点儿戏。现代战争中,武器装备、侦测技术飞速发展,往往“发现即摧毁”,我们决不能把自己的生命、部队的安全、战场的胜负当玩笑开!

练兵偏离实战,根子在思想偏离打仗。除伪装油彩盲目涂抹之外,一些部队还出现夜间机动开大灯打双闪、车辆伪装后“树在路上跑”、指挥行动用明语等情况。战场生存法则并不难懂,这些问题频频出现,说到底是没有把练兵场当成战场。

名将戚继光认为,练兵用兵“非严不克。若认真到底,久亦自服。他日济事者,此也”。这里所说的严,指的就是严格按照实战标准、战场要求开展训练。训练与实战的落差,战场上是要用官兵的血肉之躯来填平的。只有时时处处贯彻战训一致原则,才能真正适应战场、不惧强敌。深刻懂得这个道理,我们就不会把伪装油彩当“化妆品”用。